黄山在线,黄山新闻网,黄山信息网,黄山信息港,黄山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黄山历史 >

熊考核:船山思想对近代中国****变革的主要影响及历史作用

时间:2018-01-14 05:0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衡阳曲兰乡·船山故居)船山思想在晚清的****与昌盛,对中国近代****的变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作为觉醒民族的一面思想旗帜,曾积淀和集合了一种自强不息、死而

  

  (衡阳曲兰乡·船山故居)

  船山思想在晚清的****与昌盛,对中国近代****的变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作为觉醒民族的一面思想旗帜,曾积淀和集合了一种自强不息、死而后生的民族精神,成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之前,本土文化破块****的一道醒目的思想风景线。其思想影响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一、船山的**国主义精神

  

  无论是维新斗士,还是旧民主主义革命先躯,他们高扬船山学这面思想旗帜,最根本的是在于船山学体现了强烈的民族主义和**国主义精神。而这种民族主义和**国主义既是中华民族向心力和凝聚力所在,又是中华文明数千年连续发展的基本内核。在晚清国运衰败、民族存亡的关键时期,唯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才能唤起民心、集合民志,以图复兴中华大业。船山学的昌盛可以说是民族复兴的先声。

  谭嗣同是近代中国为变革传统、革新帝**而献身的第一人。他是在船山学的直接启迪和熏陶下走向变**之路的。他坦言维新变**的文化使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以续衡阳王子这绪脉”,以承继船山的民族大义和**国主义为己任。谭嗣同高扬船山思想旗帜,献身维新变**,对当时湖南思想界产生了极大的触动。当时湖南出现一大批变**图强的志士。杨度就感叹不已“惟有船山一片心,哀号铺匐向空林。”他把复兴民族的希望寄**诜⒀锎骄竦暮先松砩稀1903年杨度东渡日本写下一首回肠荡气的《湖南少年歌》,在沉重的歌咏中道出了湘人不屈的心声:“若道中华国果亡,除是湖南人尽死。”湖南人在近代中国的率先崛起,从思想渊源上讲,就是船山精神的复兴。五四新文化运动精神领袖陈独秀对湖南人在近代中国所发挥的作用倍加赞赏,他认为湖南人有一股自强不息、励精图治、拼死**争的奋斗精神,就是湖南人的这股精神唤醒了沉睡的中国,而湖南人这股精神是从王船山开始的。他说:“不能说王船山、曾国藩、罗泽南、黄克强、蔡松坡,已经是完全死去的人。因为他们桥的生命都还存在。我们欢迎湖南人的精神……”(陈独秀《欢迎湖南人的精神》)。章士钊在上海主笔《苏报》,鼓吹反清排满,高扬民族主义,对船山民族主义思想推崇极至。遭清庭查封,章士钊继办《国民日报》,并撰文《王船山史说申义》,以演绎和宣扬船山史学中的民族主义和**国主义。由于当时思想界对船山民族主义的广为宣传,船山思想在全国盛为流传,对日后辛亥革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旧民主主义革命的主旨是“三民主义”,其首仪便是民族主义。1905年8月,孙中山联合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在日本****成立了中国同盟会,提出了“民族、民权、民生”三民主义。孙中山先生就在《中国同盟会本部宣言》中以船山等志士仁人作为民族复兴的思想旗帜的:“维我黄祖,桓桓武烈,戡定乱礻固,实肇中邦,以遗孙子。有明之世,遭家不造,觏此闵凶,蕞尔建虏,包藏祸心,乘间窥隙,盗窍神器。沦衣冠于豕鹿,夷华胄为舆台,遍绿水青山,尽兽蹄鸟迹,盖吾族之不获见天日者二百六十余年。故老遗民如史可**、黄道周、倪元潞、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诸人,严春秋夷夏之防,抱冠带沉沦之隐,孤军一族,修戈矛于同仇,下笔千言,传楮墨于来世。或遭屠杀,或被焚毁,中心未遂,先后殂落。而义声激越,流播人间,父老遗传,简在耳目。”孙中山先生是受西方文化影响的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先躯,在他看来,改造中国、推翻帝**,首要的还是高扬民族主义旗帜,只有以王船山这样以民族主义为重的人为榜样,才可能集合民心、凝聚民志。孙中山推崇船山,实际上是把王船山作为中华民族人格象征加以褒扬的。因此,船山学对中国近代****变革的思想****首先是从民族**国主义开始的。无论是维新变**的革新帝**,还是辛亥革命的反清排满,都是以民族主义为其思想基点的。当然晚清对民族主义的高扬,带有一种强烈的反清排满倾向,但随着时代变革的演进,民族主义已不局限于狭隘的种族观,而扩展为“五族一家”(杨昌济语)的******民族觉醒了。

  二、船山的历史忧患意识

  

  船山的历史观与民族观显现了一种强烈忧患意识。在他的眼中,一个没有忧患意识的民族终究要被历史所淹没,一个没有忧患意识的文化终究会被文明所淘汰。船山是以一种浸透民族、民生忧患意识来审视历史、通鉴古今的。他说:“设身于古之时势,为己之所躬逢;研虑于古之谋为,为己之所身任。取古人宗杜之安危,代为之忧患,而己之去危以即安者在矣;取古昔民情之利病,代为之斟酌,而今之兴利以除害者在矣。”(《读通鉴论·卷末·叙论四》)

  船山亲历了明清变故的亡国之痛,但他能从明清变故的历史巨变中感悟到文明的衰败导致民族的衰败、国家的衰败这一无****拒的历史之“势”,他“退伏幽栖,俟曙而鸣”(《姜斋文集》卷八、《章灵赋自注》),以不甘沉沦的心志对传统文化进行全面清理和批判总结,以振兴民族为己任,意识到民族的兴衰、国运的兴盛根本在于中华文明的昌盛。正是这种强烈的文化忧患意识对近代的思想****产生了直接的文化动因。船山学之所以成为近代****思想的一面旗帜,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船山的忧患意识唤醒了民族自强的觉醒精神。“中国今日之人心风俗、政治**度,无一可比数于夷狄,何尝有一毫所谓夏者,即求并列于夷狄犹不可得,乃云变夏乎?”(谭嗣同《上欧阳中鹄书》)中国的衰败,是一种文明的衰败,对亡国忧虑实际上是对文明衰落的忧虑。拯救中国,必须从改造文明着手,“保种保教,非保之于今日,盖保之于将来也。”(谭嗣同《南学会答问》)“王船山氏平生所著书,自经义、史论以至稗官****,于种族之戚、家国之痛,呻吟呜咽,举笔不忘……”(杨毓麟《新湖南》)。“亡国多才,自古而然。王船山者,亡国之一国民也,故其言皆亡国之音,所说多亡国之惨。今绎其义,可得而言。”(章士钊《王船山史说申义》)受船山忧患意识影响的主要是知识阶层,“清末民初之际,智识阶层没有不知道王船山的人,并且有许多青年作很热烈的研究,亦可谓潜德幽光,久而愈昌了。”(梁启超《儒家哲学》)知识阶层是中国近代****变革的主导力量,他们的觉醒直接受到船山忧患意识的影响。

  船山学社第一任社长刘人熙在创办《船山学报》时,便开宗明义阐扬船山的忧患意识,“《船山学报》何为而作也?忧中华民国而作也。……黄帝四千六百九年,武昌一呼,南北响应,此岂一手一足之烈,亦岂适逢其会之数十人所敢贪天之功以为己力哉!民国已创建矣,继自今幸而建设日新,奠!石苞桑之固,凡我同胞,皆食数圣人之旧德与历代逸民遗"忧患之所饷遗也,故曰殷忧启圣,多难兴邦。居不幽,志不广,思不深,志不远,众人不忧而圣人忧之,有圣人之忧而火尽薪传,得多数之志士仁人以**溆牵蛞缘贾谌酥牵罟6煌觥!保跞宋酢洞窖Пㄐ鹨狻罚┬梁ジ锩渫品酥泄詈笠桓龇饨ㄍ醭唇嗣窆奘攘彝记恐谢睦硐肴幢辉揽频刍徽砘屏海只炻遥****动荡,外强欺凌,民族生存与兴亡的矛盾更为激烈与突出,不甘亡国亡种的仁人志士,“愤政府之昏暗,悲列强之侵陵,人人有亡国灭种之惧。惧则思,思则变,变则通。”(刘人熙《船山学报叙意》)在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船山的忧患意识已由单纯忧种族兴衰升华为忧民族兴衰,忧家国兴亡升华为忧天下兴亡,并成为凝聚人心一种强烈的忧国忧民的时代精神了。中华民族要自强于世界、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有必要弘扬忧国忧民的船山学,“独立之国,不可无独立之教育;独立之教育,不可无独立之学术;独立之学术,不可无独立之精神。不佞湘产也,在湘言湘,顾与湘人士昌明正学,以新吾湘;又民国之一分子也,愿广船山于天下,以新天下。”(同上)刘人熙把船山学视为中华民族“独立之精神”,并以“独立精神”去革新天下,复兴中华,成为一种时代的共识。

  三、文明进化思想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